2019年5月,越南发生了一起混凝土藏两具尸体的案件,让舆论震惊。 该案被媒体广泛报道,并因其野蛮的情节引起了极大关注。 但是,此案也暴露了一些异常之处。

根据案件档案,从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月23日,六人小组以范氏天霞(Pham Thi Thien Ha)为首,在(巴地頭頓省)川木县平洲乡的度假区租用了V5别墅。  在这里,陈德龄(Tran Duc Linh)先生辟谷10天后衰竭并因殴打而死亡于2019年1月20日晚上。 陈先生的遗体在V5别墅放了三天,到2019年1月23日,这些人将他遗体运到(平阳省)保邦县兴和乡他们所租的90号房子。

但是,根据该度假区的住宿记录,这些人断续的租了3次,而且每次都不到10天(被以为陈先生在房间里辟谷的时间)。

 (“三次挂号入住别墅都由黎玉芳草( Lê Ngọc Phương Thảo,出生于1990年)订房。第一次为从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月1日;第二次是从2019年1月15日至20日;第三次为2019年1月21日志23日。她们三次租房都租V5号别墅。”)

Kenh14网站的屏幕截图

根据调查结论,陈先生于1月20日晚上死亡,但那天却是这些人退房的(入住从2019年1月15日至20日)。 那么,当她们退房时,度假区工作人员难道不检查房间? 这与案件档案中陈先生的遗体从1月20日晚上一直放在V5别墅,将空调调到16摄氏度保管的情节相矛盾。

根据案件档案记录,这些人在平阳省他们之前所租的房子,将陈先生的遗体放进塑料箱子,放茶叶,然后浇筑混凝土灭迹。 近2个月后,2019年3月15日,这些4名妇女也在这个房子将陈智成(Tran Tri Thanh)触电并勒死他。 根据天霞(Thien Ha)的供词和调查机构的结论,阿成(Thanh)于2019年3月15日下午4点左右在下大雨和雷电时死亡。

该案件档案里的调查结论书第六页的照片以及范氏天霞(Phạm Thị Thiên Hà)2019年5月30日的供词

可是,实际上那天天气预报显示天气晴朗。 同时,水利总局在平阳省各站所测到降雨量数据为0 ml。

越南水利总局于2019年3月15日在平阳省测得的降雨数据(来源hochuavietnam.vn)

根据案件档案记录,4名妇女将阿成(Thanh)的尸体放进一个塑料箱子,浇注混凝土灭迹,然后用胶水封闭。 之后,两个女人,“阿草(Thao)和阿萱(Huyen),将藏阿龄(Linh)尸体的箱子用绳子拴上后就拉到藏阿成尸体的屋里”。 2019年3月18日之后,“由于阿成(Thanh)的尸体发臭并闻到胶水味,被告们离开这套房子到位于平阳省土龙木市福寿坊的Tiamo 宾馆租了一间房间”。

案件调查结论第7页的照片

因此,根据档案记录,这4名妇女在3月18日之后将2个混凝土藏尸体的塑料箱子放在平阳的房子里,并到Tiamo宾馆入住。

但是,实际上,在2019年4月中旬和下旬有两次,阮明王先生(房子的旧主人)和阮清兴先生(新主人)来到该房子察看并交定金。 阿兴(Hưng)证实在4月中旬“连家具都没有,就几顶破烂的帐子……”。

https://youtu.be/K2M1TF8I9SA?t=97
(1:38)

阿王(Vuong)确认在 4月底“房子里没有塑料箱子,只有一些生活用品凌乱放着”。

Vnexpress.net 网站的屏幕截图

直到2019年5月15日,即阿王(Vuong)将房子移交给新主人阿兴(Hưng)的那一天,他发现很多家具如床,冰箱,摩托车……和卧室里的两个混凝土的塑料箱子。由于混凝土箱子太重,无法搬运,因此阿兴(Hưng)不得不雇人打破混凝土,就发现里面有尸体。

因此,可以确认该房子出现两个混凝土的塑料箱子只能在2019年4月30日之后。 然而,《平阳省警方的调查结论》却确认:2019年3月18日“由于阿成(Thành)的尸体发臭和胶水散发异味,因此被告们不得不离开到Tiamo宾馆租房” 。当这些妇女离开一个多月后,该房子里才出现两个混凝土箱子,那么她们可能是杀人凶手吗?

另外,老邻居(从她的卧室可以看到现场的房子)说:“在事件被发现(5月15日)约一个星期多之前,有很多(4个座位,7个座位)汽车从晚上12点到凌晨1-2点在这房子附近纷纷来往。 然后恶臭开始散发”。

https://youtu.be/AwRwU0FLAvw?t=235

此外,Tiamo宾馆的工作人员证实:“ 4月初,一群客人以每月700万越南盾的价格租用了一间在一楼的房间,其中最小的女孩29岁叫黎玉芳草(Le Ngoc Phuong Thao)将她的身份证留着作居住登记。 四人合住两张双人床房,生活封闭,深居简出。”

Vnexpress.net 网站的屏幕截图

即使这些妇女以某种方式返回该房子(她们离开后),在4月30日之后将两个混凝土箱子搬入房间,那么她们和两个男性受害人在哪里相遇?她们为什么要把这两具尸体带回她们所租、之后已离开的那房子,就像在指控自己杀人一样?

关于两个混凝土藏尸体的塑料箱子,阮孟雄(Nguyễn Mạnh Hùng)先生(直接砸碎了混凝土箱子的人)和阿兴(Hưng)(该房子新主)都证实,混凝土箱子很重,无法搬出,因此必须将其打碎。 那么,为什么两个(虚弱)妇女,阿萱(Huyên)和阿草(Thao)能够“ 将藏阿龄(Linh)尸体的箱子拉进藏阿成(Thanh)尸体的内室”如案件档案所说呢?

阿雄(Hùng)还说,混凝土的浇筑非常光滑,箱子盖的焊接非常牢固,一定是建筑工人(非常专业的人)才能够做得到: “如果从外面看就无法知道里面有一具尸体,因为它就像普通混凝土一样,连包着箱子盖的铁皮也很牢固,我用锤子打却打不动,不得不用锤子尖头慢慢撬开”。 

因此,他断言,这四名妇女不能“浇铸”这种“漂亮”的混凝土。

档案记录显示,这组4名妇女刚刚经历辟谷(不吃不喝),很衰弱。 那么,以3位女性的身材(一位年龄太大且虚弱而无法参加的女性)可以浇铸如此漂亮的混凝土吗?

根据档案记录,陈德龄(Tran Duc Linh)死于2019年1月20日,陈智成(Tran Tri Thanh)死于2019年3月15日。 这意味着直到发现两个混凝土箱子的日期(2019年5月15日)为止,阿龄(Linh)死了大约4个月,Thanh死了2个多月了。

然而,凭借数十年收拾尸体的经验,直接砸碎了两块混凝土的人,阿雄(Hùng)说两具尸体都是不久前被杀害,还没有腐烂:“如果一个人死了很久,我只要 一抓,头发就掉下来了“。

Vnexpress.net 网站的屏幕截图 

这也与平阳省警方的法医初步检查结果相吻合,警方说,两具尸体是一个多月前被杀害的。

根据档案记录,陈智成(Tran Tri Thanh)指纹鉴定结果颁布于2020年2月20日,而陈德龄(Tran Duc Linh)的指纹鉴定结果颁布于2020年2月14日。这就是事件发生后的9个月。

案件调查结论第15页的照片

那么,如果9个月后才得出指纹鉴定结果,那么调查机构发现该案时(2019年5月)基于什么依据得出结论:这两个尸体是阿龄(Linh)和阿成(Thanh)呢? 此外,到陈智成(Tran Tri Thanh)尸体火化的时后(2019年5月21日),调查机构仍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是陈智成(Tran Tri Thanh)。

此外,平阳省刑事技术部所进行的指纹鉴定的结论(2020年2月20日)中,记载了尸体的右手食指的指纹照片,与陈智成(Tran Tri Thanh)身份证中的指纹相比,“得出的结果是同一个人”。

但是(Tran Tri Thanh)尸检照片显示右手食指残缺了两个关节。 那么,如何与陈智成(Tran Tri Thanh)身份证中的指纹进行比较,得出“同一个人”的结果呢?

在2020年6月26日的审判中,受害人陈智成(Tran Tri Thanh)的母亲阮氏金清(Nguyen Thi Kim Thanh)女士说,她不相信混凝土中的尸体是她的孩子,出于某种“理由”使得四个女人没有说实话。 当审判长问,对处置被告的有什么要求时,阿清(Thanh)说:“她们没有杀害我的孩子,无要求”。

阿清(Thanh)为什么认为混凝土里的尸体不是她的儿子? 阿清(Thanh)说,案子被发现三天后,2019年5月18日,警方将她和她的丈夫带到了越南公安部胡志明市刑事科学研究分院采集DNA样本,并告知在一天后会出结果。 但是,至今为止已经一年多过去了,他们尚未收到DNA测试结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LoFP4mO2NI

DNA测试是重要的数据,可以揭示受害人在尸体变形,无法识别的情况下的许多特征。 那么,为什么直到案件审判的时候(2020年6月25-26日和2020年7月3日),直到今天,受害人陈智成(Tran Tri Thanh)的家人仍未收到的DNA检测结果?

此外,平阳省警察的初步法医检查显示,这两个混凝土里的尸体年龄为30-35岁,可是陈德龄(Tran Duc Linh)为52岁,陈智成(Tran Tri Thanh)为27岁。

基于上述情节, 阿清(Thanh)不相信这两具尸体是阿成(Thanh)和阿龄(Linh)。 阿清(Thanh)还认为,这四个女人没有杀人,因为没有人愚蠢得杀人后把两个装有尸体的混凝土箱子放在她们曾经租住的房屋中,显而易见的位置上,然后离开。

那么,如果那两个尸体不是阿龄(Linh)和阿成(Thanh),那么那两个男人现在在哪里? 而这两个“代替”的尸体是由谁放置的,目的是什么?

尽管此案发生在越南的平阳省,但支持中共的台湾媒体和中共媒体也非常密切地报道了这一案件。

2019年5月19日,越南调查机构提供嫌疑人的供词时,中共媒体就发起了一场国际媒体运动,以诽谤法轮功。 中共媒体为什么对越南的一起谋杀案特别感兴趣,并将此案与法轮功修炼活动的“要素”连接起来?

在平阳省于2020年6月25日至26日的审判中,这些妇女“认罪”杀人,并说当时她们没有修炼法轮功,但是中共的媒体如《环球时报》、《腾讯网》、《新浪网》等仍然疯狂地诽谤法轮功谋杀?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中共的这一不寻常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