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平阳省混凝土杀人藏尸案(三):会不会有两个惨死的受害者?

2020年8月11日 / 独立调查组

前几期报告里,我们已经了解了案件档案中的详细情节与证人证词相抵触的。 事实是,案件档案中的细节也相互矛盾。 根据记录,受害人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因辟谷筋疲力尽而被殴打致死,而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因电击和勒死而死亡。

案件档案中有关陈德Trần Đức Linh)死亡的矛盾情节

根据警方调查结论书,2018年12月27日这六人一组在越南巴地头顿(Bà Rịa – Vũng Tàu)省租了一座别墅。在这里 ,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先生辟谷辟了10天后精疲力竭,然后被阿霞(Hà)和阿成(Thành)殴打致死。陈先生(Trần Đức Linh)于2019年1月20日去世,然后在2019年1月23日,这个团体将陈先生的遗体从头顿市带到坐落在平阳省保邦(Bàu Bàng)县兴和(Hưng Hòa)乡的90号房子,并开始将陈先生的尸体放在一个塑料桶,并用茶叶入殓。(图3.1)

(图3.1) 该案件档案里的调查结论书第三页的照片

然而,头顿省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审阅了该度假村的入住记录,并透露了该团体的入住时间表,如下所示:“三次挂号入住别墅都由黎玉芳草( Lê Ngọc Phương Thảo,出生于1990年)订房。第一次为从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月1日;第二次是从2019年1月15日至20日;第三次为2019 年1月21日志23日。她们三次租房都租V5号别墅。”

(“Quá trình đăng ký căn villa thể hiện có Lê Ngọc Phương Thảo (SN 1990) có lưu trú 3 lần. Lần đầu, từ ngày 27-12-2018 đến 1-1-2019. Lần 2, từ ngày 15-1 đến 20-1-2019. Lần 3 từ ngày 21-1-2019 đến 23-1-2019. Tất cả các ngày lưu trú nhóm người trên đều ở tại căn V5″)(图3.2)

(图3.2)越南媒体《Kênh 14》报纸屏幕截图

从这一点可以看到案件档案与实际情况之间存在一些不一致之处。

1/ 据案件档案,该组从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月23日出租V5号别墅。而实际上,据该度假村的入住记录,她们租V5号别墅三次(不连续):首次租用时间为5天;第二次为5天;最后一次仅仅2天,而且,每一次都不够10天(即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受害者在这座别墅辟谷的时间)。

2/ 该案调查结论书显示,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先生于2019年1月20日死亡(图3.1)。但是,黎玉芳草( Lê Ngọc Phương Thảo)的供词却告诉我们陈先生从2019年1月2日开始辟谷(图3.3)。如果陈先生辟谷辟了10天后就死亡,那他去世的时间估计是1月12日。据该 度假村的入住记录,这个团体1月12日没有出租别墅,1月15日她们才来租房第二次。(第一次为从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月1日;第二次是 从2019年1月15日至20日)。

(图3.3)案件档案中的黎玉芳草( Lê Ngọc Phương Thảo)于2019年5月20日的供词

3/ 据案件档案,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先生辟谷辟了10天后就于2019年1月20日死亡,如果我们计算时间的话就可以知道陈先生开始辟谷的时间是1月10日,而1月15日该团体才来租房第二次。

4/ 据范氏天霞(Phạm Thị Thiên Hà)的另一个供词,陈先生过了阳历新年几天后就过世。总之,案件档案有陈先生死亡的“三个时间”:过了阳历新年几天后(据范氏天霞的供词)(图 3.4);2019年1月12日(据黎玉芳草的供词);2019年1月20日(据警方调查结论书)。

(图3.4)案件档案中的范氏天霞(Phạm Thị Thiên Hà)2019年5月20日的供词

关于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被谋杀于2019年3月15日

实际上,该命案的现场就在另一个房子旁边。两名虚弱的妇女很难通过电击和勒死而不发出声音地能够杀死像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这样的27岁,身高1米73的强壮年轻人。

然而,这个案情在范氏天霞的供词中被这样解释:“……当谋杀陈智成的时候,打雷下雨的声音掩盖了受害者的尖叫声。陈智成死亡的时间是2019年3月15日大约下午四点。”(图3.5)

(图3.5)该案件档案里的调查结论书第六页的照片以及范氏天霞(Phạm Thị Thiên Hà)2019年5月30日的供词

范氏天霞2019年5月30日的供词表示,陈智成受害者3月15日下午被杀的时候,下大雨并打雷。但是,3月中旬是越南南方旱季的高峰,所以说3月中旬打雷下雨的声音掩盖了27岁年轻人的尖叫声是一个非常荒唐的情节。

2019年3月15日(陈智成被杀的那天)中午越南VTC14天气预报节目说:“西原(Tây Nguyên)与南部(Nam Bộ)地区三天来没有任何下雨的气象,所以这里天气稳定,几乎不会下雨,白天晴……南部地区气温为32-35摄氏度。”该节目当日甚至还提醒人们,“风干物燥,小心电气设备着火……”。

以上的天气预报节目显着,越南南部地区(平阳省属于南部地区)2019年3月15日白天晴,风干物燥,根本没有像案件档案中供词的发生打雷和下大雨。

越南水利总局于2019年3月15日在平阳省测得的降雨数据是0毫升。由此可见,该案审讯记录中的供词与现实不符。(图3.6)

四名妇女关于陈德Trần Đức Linh)和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下落的供词

该案件档案还有一个范氏天霞和调查员之间的2019年5月18日上午10点(即四名妇女刚被逮捕的时间)审讯记录。其中有一段关于陈德灵和陈智成的对话如下:

问:你们六人一组住在兴和乡的那间房子到什么时候就搬走?然后去哪里过日子?

答:我记不清哪天搬走,估计一个月多前。因我们再也不想住在那间房子了,所以我、我母亲、阿萱和阿草将我们的个人物品打包,然后坐福特Everest汽车去坐落在土龙木(Thủ Dầu Một)市的富盛提亚摩(Phú Thịnh – Tiamo)社区租酒店房间,并住在那里到现在。我们四个人离开的时候,陈德灵和陈智成还留在(兴和乡的)那间房子。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Hỏi: Nhóm 6 người đương sự cư trú trong căn nhà thuê ở xã Hưng Hòa đến thời gian nào thì bỏ đi và sau đó đi đến đâu để sinh sống tiếp?

(Đáp: Tôi không nhớ chính xác đi khỏi căn nhà đó là ngày nào nhưng khoảng cách nay hơn 01 tháng. Thì do không muốn ở căn nhà đó nữa nên tôi, mẹ tôi, chị Huyên, em Thảo dọn đồ cá nhân lên xe Ford Everest đến thuê phòng khách sạn trong khu dân cư Phú Thịnh – Tiamo, Thành phố Thủ Dầu Một để ở cho đến nay. Khi 04 người chúng tôi đi thì chú Linh, em Thành vẫn ở lại căn nhà trên và từ đó nhóm tôi chưa gặp lại họ.”)(图3.7)

(图3.7)范氏天霞和调查员之间的2019年5月18日上午10点(即四名妇女刚被逮捕的时间)审讯记录

疑问:那么,四名妇女关于谋杀陈德灵陈智成两名受害者的供词是真的吗? 或许只是一个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