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平阳省混凝土杀人藏尸案(四):受害者的母亲并没有愤慨地要求惩罚,而是为“凶手”团体喊冤叫屈!

2020年8月 / 独立调查组

一年前,受害者的母亲从媒体上听到其儿子被电棍点击并勒死的野蛮的供词,而这些供词在法庭上翻来覆去说过不知多少遍。但是这位母亲并没有愤恨地要求惩罚这四名妇女,反而还为她们喊冤,她以为混凝土中的尸体不是她的孩子。

在2020年6月26日的庭审中,当法官提问对被告处理的方式有什么要求时,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母亲表示:“她们没有杀死我的孩子。 无要求”。 那么,受害人的母亲为什么做出如此奇怪的反应?

两具尸体均完好无损,显示两名受害者刚刚被谋杀!

根据平阳省警察厅的案件档案,受害者陈德龄(Trần Đức Linh)于2019年1月20日去世,而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于2019年3月15日去世。

然而,据直接砸碎了装有尸体的两个混凝土的阮孟雄(Nguyễn Mạnh Hùng)先生说,两个尸体尚未腐烂。 阮先生表示,凭借自己数十年的改葬经验,他认定两名受害者都是刚刚被杀死的。“两个尸体仍然完好无损。如果一个人死了很长时间,握住头发的部分一拉就掉下来了”,(“Cả hai thi thể vẫn còn nguyên vẹn. Nếu một người chết lâu, tôi chỉ cần nắm phần tóc đã rơi ra ngoài”) 他分析。

这也与平阳省警方的初步法医检查结果相吻合,警方说这两个尸体是在一个月前被杀的。 (图4.1)

(图4.1)越南vnexpress.net网报屏幕截图

为什么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母亲不相信混凝土中的尸体是她的孩子?

在2020年6月26日的庭审中,发生了一件罕见的事情,受害人陈智成的母亲再次为四名“凶手”提出申诉。

阮氏金清(Nguyễn Thị Kim Thanh)女士在法庭上发表说,因为某些“理由”,这四名妇女没有提供真实的供词,她相信混凝土中的尸体不是她的孩子,而阿成(Thành)可能还活 着。 当法官提问对被告处理的方式有什么要求时,陈智成的母亲表示:“她们没有杀死我的孩子。 无要求”。

为什么阮女士(Nguyễn Thị Kim Thanh)认为混凝土中的尸体不是她的孩子? 她在采访中更清楚地说明了原因:

第一,公安们于2019年5月18日把阮女士夫妇送到越南公安部胡志明市刑事科学研究分院抽样DNA进行亲子鉴定,并告诉他们一天之内会有鉴定结果,可是到今天是一年多了阮女士全家还没有收到DNA检测结果。

DNA检测结果是非常重要的数据,可以揭示受害者在身体变形时的许多可识别特征,而在这种情况下尸体也是无法识别的。 那么,为什么直到该案开庭审理时(为2020年6月25日至26日),直到今天为止,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家人仍未获得鉴定亲子的DNA检测结果?

此外,平阳省公安厅的初步法医检查显示,这两个尸体的年龄为30-35岁,而陈德(Trần Đức Linh)为52岁,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为27岁。 (图4.2)

(图4.2)越南vnexpress.net网报屏幕截图

第二,官方调查结论书说:唯一可以确认尸体是阿成(Thành)的是指纹鉴定证书。 但根据该案件档案,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与陈德(Trần Đức Linh)的指纹鉴定证书分别于2020年2月20日与2020年2月14日办成并公布。即案子发生后的9个月。 那么,在对“阿成(Thành)的尸体”进行火化时(2019年5月21日),调查机构仍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具尸体是阮女士的儿子——陈智成 (Trần Trí Thành)。 (图4.3)

(图4.3)该案件档案里的调查结论书第15页的照片

第二,官方调查结论书说:唯一可以确认尸体是阿成(Thành)的是指纹鉴定证书。 但根据该案件档案,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与陈德(Trần Đức Linh)的指纹鉴定证书分别于2020年2月20日与2020年2月14日办成并公布。即案子发生后的9个月。 那么,在对“阿成(Thành)的尸体”进行火化时(2019年5月21日,调查机构仍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具尸体是阮女士的儿子——陈智成 (Trần Trí Thành)。 (图4.3)

因此,如果要花9个月的时间来鉴定指纹,那么调查机构在2019年5月刚发现此案时基于什么依据得出这两个尸体是阿(Linh)和阿成(Thành)的结论?

此外,在平阳省刑事技术部门进行指纹鉴定的结论(2020年2月20日)中记录:尸体的右手食指指纹和陈智成的身份证指纹信息是相吻合的。 但是从尸体的照片可以看到其右手食指指骨缺两根(图4.4)。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具尸体不会有右手食指指纹,那么如何与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指纹进行比较然后得出“相吻合”的结果呢? 从这点可以确定,这个调查结论书是有问题的。 再说,阮女士(阿成(Thành)的母亲)也说她儿子的右手食指指骨没有缺两根。

(图4.4)保存在案件档案中的在矩形混凝土中的尸体照片(被认为是陈智成的尸体)。 (为了减少恐怖,照片烂掉的部分已经被模糊)

第三,于2019年8月,公安机构叫阮女士夫妇给其儿子办死亡证明书,但当局仍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尸体是陈智成(Trần Trí Thành)的 。

阮女士去过平阳省公安厅,并要求让她看他们当时拍到的混凝土里的尸体照片。然而公安说只能让她看3张而已,当阮女士翻到第三张的时候,他们立刻从她手里抽走那本相册,再也不让她看了。后阮女士自己找办法发现总共有50张照片,她都看过了还说一点儿都不像她儿子。

第四,混凝土中的尸体缺3颗牙齿。阮女士说,电击和勒死的行为不会导致牙齿断裂。 因此,她推测这具尸体从前就缺牙齿了。 更奇怪的是,三颗牙齿不是链接的:3号、5号和6号牙。阮女士证实,陈智成的牙齿完整,没有牙齿折断。 (图4.5)

(图4.5)保存在案件档案中的在矩形混凝土中的尸体照片(被认为是陈智成的尸体)。

疑问:基于以上所有的案情,阮女士并不相信这两具尸体属于阿(Linh)和阿成(Thành)。 阮女士还认为,这四名妇女没有杀人,因为没有任何人愚蠢到这种程度,杀了人还把两个藏尸的混凝土留在自己曾经租过的房子,而且还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然后才跑掉的。

那么,如果这两具尸体不是阿(Linh)和阿成(Thành),那两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阮女士认为他们已被绑架并拘留了。

而这两个“代替”的尸体是由谁放在屋子里的呢? 我们正在等待更多的真相被揭开,继续向读者提供信息。